安新华律师扎根中关村15年,秉承不断创新的理念,他先后推出企业法律风险管理服务,试水互联网金融、新三板业务,培育“乐土社区”探路互联网+法律,每一次创新都走在业界发展前沿。2017年,他还被评为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

“误”入法律圈

安新华律师本科学的是电气工程,研究生读的是产业经济学,博士又学的管理学,在北京律师圈中,安新华律师的教育背景显得与众不同。集工学学士、经济学硕士、管理学博士于一身的安新华,唯独没有法律专业的教育背景,然而,这些看上去与法律不沾边的学识,却让他的法律服务工作视角独特,眼界更高。

1993年,安新华就读于西南交通大学电气工程专业,4年后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山西老家的煤矿。当时,这第一份工作对于年轻的安新华来讲没什么挑战性,甚至有些过于轻松。他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便开始自学法律,准备参加当年的全国律师资格考试。

有趣的是,当时的安新华并没想从事律师或法律工作,只是简单地想“考个证”,而法律在他看来,还相对好上手一点。

从当年7月回到老家选定了目标,安新华开始三班倒地自学。“工科生有项目管理的意识,真要是认准一个事,肯定能做成。”安新华说,到10月考试时,他已经把当年的考试大纲过了9遍。

过了律考,完成了“拿证”的小目标,安新华接着又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第二年就去东北财经大学读产业经济了。研究生毕业后,他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做资本运营。

安新华的从业之路似乎一直在绕着法律走,然而从他选择律考的那天开始,冥冥之中便注定他会与法律结缘。

当时,安新华入职的这家上市公司在全国有18家分公司,规模不小,遇到的法律问题也多。领导偶然听说安新华有律师资格,就让他干法务。只有28岁的安新华出任公司的法律主管,一边做投行业务,一边专职研究起了法律,负责公司及下属分公司的法律事务。

安新华就像一个从没真正开车上过路的“老司机”,被赶鸭子上架,还走上了法律的快速路。

不久,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摆在安新华面前。当时,公司作为甲方,为一家相关企业乙方购买电脑设备提供资金担保,并将一大笔设备采购款给了乙方。没想到,乙方从丙企业提了货却没给钱,又将甲方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丙企业在维权过程中,将作为担保人的甲方也一并起诉,要求其承担保证责任,偿还320万元货款,且一审已经胜诉。

安新华负责处理公司上诉事宜。他仔细研究了公司与乙方签署的担保协议,协议只有三言两语,写得很草率,还特别标注了此担保为不可撤销的担保。

难怪一审会输,这协议签的对公司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安新华很快发现了这份草率拟定的协议中的疏漏——没有写明担保期限。在法庭上,安新华和企业另外聘请的律师一起做了个“局”,追问丙方律师,这份担保协议有没有时限?对方律师一直关注着“不可撤销”四个字,便说没有约定担保时限。

得到了对方的确认,安新华马上发力,援引法条表示,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6个月。而丙企业起诉时距债务履行期届满已经超过6个月,担保合同的保证期已过。

最终,二审法院改判甲方企业不承担保证责任。

关注企业风险管理

这扭转乾坤的一案,让安新华信心爆棚。但比胜诉更重要的收获是,他意识到并开始酝酿企业风险管理体系,这个律师们还没关注到的问题。

“企业成败的最重要因素在于企业家是否具备规范管理企业的能力,但与此同时,他们往往又缺少有效的风险控制手段,常常会因为经营中的一个小小疏忽或决策失误,就会导致整个企业陷入困境难以自拔。”安新华说,当时,很多律师还只局限于法律“雇”问。比如企业让法律顾问审核合同,原本是为了防范风险,但很多律师只看法律通用条款,更习惯于从文字规范性上咬文嚼字,就拿来报小时数,而对一些属于企业经营行为的条款则认为不属于律师工作范畴,直接忽略掉。

“事实上,对企业经营条款的把控才更有意义,比如一次交易,怎么交货,设置多长交货期,这对于企业经营和风险防控很有意义,可律师却不怎么关心,只规范了一下违约责任,经过没经过律师把关,其实都没多大意义了。”安新华说。

在公司做法务期间,他经常为此和公司的法律顾问争执,就是觉得律师没有满足企业的真正需要。

“我们当时也请了外部的律师,谈判过程中也和一些挺‘牛’的律师接触,但我觉得从企业风险管理这个层面讲,社会律师的水平还不够,产业也比较初级。那些律师不了解企业,也没兴趣关注,只解决法律问题,不解决商务问题,这是当时法律服务的通病。对企业而言,法律问题和商务问题根本就是分不开的。”安新华说,鉴于在企业里又做投行业务,又做法律业务融会贯通的经历,他认为投身律师行业大有可为。

2004年,31岁的安新华毅然辞职,出来做专职律师。这一年对律师安新华来说,是“新生”的一年。无论是事业、学业还是家庭,都生机勃勃。

他和另外两名合伙人创办了北京市忠慧律师事务所;他的孩子也在同年出生;他还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的管理学博士。

安新华似乎总不走寻常路,刚刚干上律师,他偏又去读管理学。对此,安律师解释说:“管理学研究的是解决复杂问题,而我要做的不仅仅是干律师这么简单,还要跳出法律本身。”

现在回忆,那整整一年,他跟很多人谈了很多事,最后都没有真正参与,只做了一个并购的项目,挣了5万块钱。不过,他并不急功近利。离职之后,他也不愿靠原来的关系回头去找活干。

“开拓法律业务需要积累,需要培养人脉和交情,急不得。”安新华律师说,反而是后来,原来服务过的相关企业的老总又都主动联系他,请他去做法律顾问。事实证明,他就是按照既定的节奏,等待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

扎根中关村 主推风险管理业务

忠慧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寓意“忠则信,慧则能”。创办时,安新华律师将地点选在了中关村。   中关村是高科技产业的代名词,也是北京最有创新力的土壤,而安新华的创新思维与中关村的底蕴高度契合。中关村尚在创业和发展期的中小企业,正是他圈定的服务对象。   “在我国,60%的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3年,限制中小企业发展的往往不是市场竞争,而是后期企业家自身对法律与管理的盲目和无知”。安新华自己在企业中打拼过,也做过投行业务,熟悉公司管理、能够洞悉限制企业发展的问题,这是其他只关注法律的律师们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也因此,他能带领律师所率先推出企业法律风险管理的全新法律服务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律师所业务走上正规。忠慧所根据中小企业的特点和不同需求,推出了菜单式法律服务模块。从创业型到成熟型,涵盖了日常法律事务、对内构建管理制度、对外参与重大谈判、对员工进行法律风险培训、诉讼风险保障以及并购融资等各方面的法律服务,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合适的套餐。   忠慧律师事务所打造的服务模式对中小企业而言很有诱惑力,会员制的服务、成体系的法律服务,甚至还可以提供帮助拓展市场、创业融资、获取高级人才等支持服务,以及企业并购、高科技产品技术转让交易等更多专业法律服务。   四川一家民营农业企业准备并购重组,安新华的团队在进行了评估和尽职调查后提出了法律建议,帮助这家企业用最小的代价获得了另一家破产企业的优质资源。其间,安新华发现这家从事农业观光的企业可以成为农业新品种的观光基地,而忠慧所的客户——北京一家育种科研机构正在为如何推广新品种犯愁,律师牵手两家,并负责处理其中的法律问题,实现了三赢。

“我们做的是活的法律,是要解决问题”。对于律师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安新华律师反复强调是“解决问题”。“我们提供的服务是给客户一个解决方案,就拿审查合同这件事来说,不是随便审审是否符合法律规范性就完了,而是要把交易的全过程还原,把这个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在合同里解决”。   作为行业中最早致力于通过将法律服务与管理专业知识全面整合,全面提升企业法律风险控制与管理水平的律师事务所,短短几年时间,忠慧所就为1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了有针对性的专业法律服务。

培育“乐土” 探路互联网+法律

为了区别于传统的“法律顾问”工作与收费模式,凸显法律服务的实用与实惠,忠慧所还推出了项目制的服务方式。每个项目有明确的目标和时间节点,比如想解决股权激励的问题,就选择股权激励这一个项目,像交易一样,有很明确的预期。按项目支出法律服务费用,并解决对应的问题。   “传统的法律顾问模式是有一定局限的,对于企业来讲,付了一年的费用,不一定有对等的法律需求,而律师也会有惰性,服务质量会越来越差,而项目制就是对传统模式的最好改变。”安新华律师说。   从企业法律风险管理到新三板业务,再到互联网金融,几年间,安新华带领律师所一次次在法律前沿领域开拓创新。2015年夏天,“乐土社区”的问世,再次展示了安新华的眼界和魄力。

忠慧—乐土社区是构筑于虚拟空间的互联网法治社区,社区以法律服务为本,由忠慧律师事务所和中国律师联盟团队的律师们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服务。为了解决“法律服务成本高、好律师难找”的难题,“社区”将社会上最时髦的“第三方付费”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引入法律行业,只需在手机APP上注册成为社区“居民”,就可以获得社区赠送的积分,用积分可以直接找律师在线、电话或预约见面咨询。   从经济实力层面,安新华将法律受众群体一分为三。“低收入群体应该由国家提供法律援助,高端企业和高净值人士有能力自行承担法律服务费用,而我们关注的是中间群体,普通人、家庭和创业者,他们遇到的所有问题,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在乐土社区获得解决”。   安新华律师介绍说,对普通个人来讲,用乐土获取法律服务,律师对法律事项先评估,后收费,再工作。收费和能享受到的服务非常明确。此外,传统法律服务对个人来讲,绝大多数只是单纯的代理诉讼,却没有持续性的法律管理可言。而互联网+法律可以通过在线模式,让大家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获取服务,不受时间空间的约束,将个人法律风险管理落到实处。

关于费用,在乐土社区,法律咨询相当于1分钟3块钱,可以用社区积分来支付,不用花钱。积分还可以通过做公益获得。   “有个小公司,1年5万元的费用请了个法律顾问,结果因为公司业务少,没遇到什么法律问题,整整1年连20分钟的法律咨询都没用到,亏大了。”安新华律师说,在乐土社区,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不用请法律顾问,咨询20分钟就付20分钟的钱,很公平。对于大企业,花点钱请法律顾问不是问题,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特别是创业者,肯定会从互联网+法律的模式中受益。   除此之外,乐土社区对个人、家庭和创客还推出了124法律保障计划,就像买保险一样。个人1年支出124元钱,遇到人身损害、网购维权、劳动纠纷、交通事故纠纷这4类纠纷,保险期内可以享受一次公益维权服务。对于创客则是3600元1年,提供合同纠纷、商业欺诈受损、劳动纠纷、知识产权纠纷4类纠纷中一次公益维权。

安律师是个务实派,实用且实惠是他对法律服务的基本追求。他要打造的正是一种普惠的法律模式。这位管理学博士,不仅将互联网金融、保险的理念引入法律行业,而且还玩活了。   对于自己精心培育了3年的乐土社区,安新华律师信心满满:“乐土社区为普通个人提供了一个零距离低成本的法律服务咨询渠道,也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风险管理和控制。对律师而言,这种一分付出一分回报的收费方式,也会将行业现在相对滞后的模式进行改变。”

做管理人而不是法律人

在专业领域深耕多年,安新华律师的优势明显。近些年,他先后担任全国律协企业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律协金融衍生品和互联网金融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律师执业人员集中培训讲师团授课讲师、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等,做了大量组织、授课等具体工作。   作为海淀律协业务发展委员会主任,他主导成立了破产法、仲裁法、知识产权、金融证券、法律风险管理等五大专业研究会,促进律师之间的业务支持与合作,初步形成了海淀律师的专业影响力。   他的业绩日益被律师同行及社会各界所认可:他被多所大学聘为导师、法律硕士研究生实践导师,是中关村园和自主创新示范区“苗圃计划”首席法律顾问,连续多年被海淀区评为优秀法律服务工作者、优秀律师,也获得了“党员公益法律支持平台”奖、北京律协行业公益大奖等彰显律师公益正能量的嘉奖。

执业15年,安新华律师的目标其实并不在法律本身。从最早推出企业法律风险管理服务时,他就提出了“五位一体”的律师服务定位,即以企业为核心,对法律、管理、科技、金融、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全面支持企业健康发展,为企业解除上市困扰。在这个服务模式中,律师不再游离于企业之外,而要成为企业的管理者、价值的创造者、发展的推动者。   安新华律师说:“从法律风险管理,到金融风险管理,今后我们要做管理人,而不是简单的诉讼代理人。”   何谓管理人?安律师解释说,对当事人个人而言,律师可以负责其重要经济、法律事务的管理工作,比如担任监护管理人。“有位常年在国外的女士,现在就每年付费委托我们打理她的精神病弟弟的日常事务。”今后律师还可以做不动产管理人、遗嘱执行人……   而在企业层面,将律师定位为管理人就更是全方位的。比如,劳动法律师可以胜任人力管理;一些在金融领域有建树的律师,也可以做基金管理人。

对于律师提供管理服务,安律师并不觉得多么“跨界”:“企业能拆分的点,律师都可以做,人力、财务,股权激励、产品营销等,其实都与法律有重要关系。以前世界500强企业选CEO最早是从高管里选,然后是选CMO(首席市场管)来做一把手,再接着是财务人员来做一把手的多,现在很多是从事法律的人员来做一把手,这是方向。”   安新华律师说,法律的本质是管理,是一种管理的方法,法律的出现就是为了人类社会的治理,因此,所有的法律问题其实也都是管理问题。

对于定位于做管理人的职业目标,安新华律师坦言,跟他自己的理念有关系。“我想把律师职业做得与众不同。不是不挣钱,但是和传统律师所想的挣钱的方式不一样” 。   “律师不是商人,应该对标医生,一个律师所对标医院。我帮了他,虽然我也收费,但和一般的生意还不一样,对方仍然心存感激。一个病人见了一个好医生的状态和一个客户见了一个好律师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这样下去才会越做越有意思。”安新华说,他希望律师服务是一个良性循环,不是乘人之危挣钱,而是推动社会进步。